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冀中能源峰峰集团总医院邯郸医院工作博客

看骨科,就到邯郸市骨科诊疗中心!峰峰集团骨科医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饮酒历史——热情加人性的喝法  

2014-09-17 17:45:14|  分类: 感悟随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我,一个普通的燕赵之子,从下乡到参加工作,到明年就是我生命中的第四个本命年了。回顾这些年来的饮酒历史,可以说是既悠长又“光荣”,桩桩件件历历在目。

记得我十八岁下乡,在义井公社北侯村,每天傍晚从村外大田里收工回来,晚饭是玉米面糊糊,窝头就着咸菜。这时从床铺下面拿出一瓶花一元零八分买的白酒来,用小勺抿上几口,那时就是高级享受了。到了冬天修跃峰渠,我们从张二庄、索井到下拔剑、义张庄,最后修到了薛村,有几次在农村的房顶上,我们几个知青围坐成一圈,中间两三包粗糙的点心,在零下七八度的气温下,就着一阵儿一阵儿的西北风,身上裹着大衣喝着白干酒,兴致勃勃。……

回城后,到农药厂当电工,夏天和岳义忠师傅一块儿下班回家,经常在彭城大路边的啤酒摊上喝散啤酒。喝上两大碗,吃一小盘花生米,然后才回家吃晚饭。

在机械总厂,不怎么喝酒。到了矿工报社,喝酒也不多,也不怎么好凑场。只记得有一次到孙庄矿去采访,和当时的矿通讯干事孙喜旺一起到采区煤矿工人的宿舍去喝酒:那时是夏天,十几个工人围坐在拼起来的长桌前,气氛是那样的热烈,老老少少的十几双眼睛充满了兴奋和期待,人人争着要和我喝酒。当时我的酒力和他们没法比,同样的玻璃杯子,啤酒注的满满的,我喝半杯,人家喝一杯甚至两杯。就这样一圈下来,我已经有些受用不起了。还有一次去老三矿采访,访到了父亲的老同学——当时的矿党委书记魏天祥,那天他刚刚在矿上宣布了招待客人不准上酒的禁酒令。中午到了饭时,他一个人领着我来到大食堂的又一村,要了两份炒饼。我们一人一盘,吃的满香。到了下午,我没有回报社,仍然在采访,晚饭时局党委张书记来了,我还跟魏书记在一起,这一回在小食堂,喝的是茅台酒!看来,当领导的也有食言的时候(这事由不得他)。

记得八十年代在局党校参加学习十二大会议精神学习班,我们几个不同单位的人住在一间宿舍里。有一次在一起喝酒,大家自报家门,一个说:我叫张东来,张闻天的张,毛泽东的东,周恩来的来;一个说:我叫谷瑞凯,谷牧的谷,陈国瑞的瑞,郭凯敏的凯;一个说:我叫肖雨贵,肖劲光的肖,小英雄雨来的雨,陈永贵的贵。我接着说:我叫李剑钊,李先念的李,叶剑英的剑,李大钊的钊。大家一边说笑,一边吃喝,十分热闹。后来我又到老三矿去采访,见到了张东来,他拿大杯子来招待我喝酒,我酒力不行,他就喝一大杯,我喝一小口。记得我在矿工报社的时候,去老三矿、孙庄矿、通二矿、羊渠河矿、六零七厂等单位比较多,当时的通讯干事大部分都能喝酒,象石矿山、常素平、石福生等人,最不能喝酒的要数羊渠河矿的梁金文了。

再后来,比较活跃的六零七厂通讯干事付水平,“率领”报社和厂矿的通讯干事十四五人,来到我家喝过一次酒,报社的老肖、矿林、华峰和矿上的张国胜、郑长平、檀桂林、韩保河都来了。付水平后来在六十三处报社的学习班上,还专门找我喝了一次酒。

来到武汉大学学习,第一年的中秋之夜,我们几个邯郸籍的同学来到浓香的桂树下,围坐在石桌旁,一边喝酒,一边赏月,其实大家想的是,月儿还是故乡的明。临到快毕业的这一年,正赶上全国在闹六四风波,校园里的学生都是热血沸腾,五月的一天,全宿舍、全班的同学大部分都喝酒喝醉了,有人在大哭,有人在大喊大叫,我们宿舍只有我和李和平没有醉,我主要是保持了清醒的头脑,宿舍里有人吐的秽物满地都是。我们两个人从很远的地方弄来了炉灰,铺撒在地上,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宿舍的地上打扫干净。

从武汉大学回到报社,有一次我和李和平、佘兰、郭桂喜到安阳水冶镇去“找酒喝”。来到武汉大学的一位同学那里,几瓶高度数的卢洲老窖喝下来,我们几个都喝蒙了,幸亏佘兰没有喝醉,否则我们几个当天是绝对回不了家了。到邯郸去和武汉大学的同学老任喝酒,回回我们都不是对手。后来我来到医院以后,有一次去邯郸,我们总算把老任他们打蒙了。在邯郸,我们还和田奇庄喝过一次酒,他给我们上了一堂如何养生的课。

来到医院以后,这里喝酒也很凶,开始我还不太适应,没有练出来。有一次和晓伟喝酒,他用大杯喝而且一次一杯,我真不敢和他对着喝。还有一次,到年底写完工作报告,办公室全体人员装订工作完成后,在医院食堂小聚了一次,我喝多了酒,回到办公室院长门口的水池边上,把水池都吐满了。敬爱的宋老兄挽起袖子,用手把水池掏空,把水池刷洗的干干净净,而他的手上却沾满了油腻!又有一次,也是干完活儿后,我们几个和翟书记一起喝酒,我用大杯啤酒过了一圈,连着喝了七、八杯!从那儿以后,老翟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剑钊白酒不行,能喝啤酒。”

有一次,我在电厂一个小饭店请客,让同学永新作陪。我提前喝了两大碗水,到酒场上,我一个门上六个酒过了一大圈,总共喝了六十多个酒,然后我还应关到底。同学永新事后说:“不知道剑钊能喝多少酒?”其实我是傻喝加敢喝,一个人酒量毕竟有限。最是傻喝加敢喝的是在秀峰家喝酒,两大葡萄酒杯的白酒下肚,当时一付豪迈气概,过不了一会儿,两条腿就不听使唤了。这一次让英军费了好大的劲儿,才把我送到了家。我的眼镜丢在马路上,也是英军给找了回来。回家后,半夜两点,我还在问我爱人:“你怎么来了?这儿是那里?咱们回家吧!”

前几年,我妹妹一家还没有走,妹夫小柏在九龙矿工作,回来后几乎天天喝酒,我就成了他的陪客,我们中午和晚上,夏天是啤酒,其他季节是二锅头,度数越高越好喝。夏天小柏两三天就往家掂一捆啤酒,我爱人准备下酒菜;冬天我们两三天一瓶白酒,有时外面下着小雨或者是小雪,里面在家中涮着火锅喝着小酒,非常惬意。我喝酒喝的最厉害的要数这么几次:

一次,妹夫小柏的石家庄同学来到我们家,小柏还专门请能喝酒的人来作陪。他的同学说是感冒了,中午也喝了酒。我们三人就陪人家喝酒。他不多喝我们就多喝,结果我和作陪的人一人喝了一斤酒,同学一看你们峰峰人喝酒这么实在,他不好意思不喝,也喝了半斤多酒。后来他和爱人又来了一次,这一次他也和我们一样,实实在在喝了起来,最后他也喝多了。

还有一次,我内弟的大舅哥来到我家,说要借点钱,我说既然来了就喝点酒吧。家中有一瓶60多度的烧刀子酒和一瓶从台酒,他喝从台酒,我喝烧刀子酒,喝到半夜,我们两人都喝光了瓶中的酒!我还晃晃悠悠地把人家送到马路上让他打的回家。

另一次,我和农药厂的岳义忠师傅一起到羊角铺村,去看望另一位姓范的师傅。在范师傅家中,我们喝的是60多度的衡水老白干,从晚上6点喝到早上6点,我们三人一人喝了一瓶!(范师傅已经过了退休的年龄!)

到新三矿,我们曾经8个人喝过9瓶白酒!这其中还有司机。到薛村矿,在朋友家中,就着带冰茬的白切熟肉,我们三个人喝了两瓶半高度数酒。有一回在万年矿喝酒,一个玻璃杯子半斤酒,三次喝完然后从新倒上再过关。我不胜酒力,喝了这半斤白酒以后,只好用啤酒来过关了。说到喝啤酒,有一年夏天,我去武安爱人的舅舅家,和表哥喝上了啤酒,两捆冰过的啤酒,我们两个一对一的喝,最后只剩下三瓶半!这位很能喝白酒的表哥说,从来他就没有喝过这么多啤酒!

最值得一提的,是在石家庄我的表舅家中,这位仁舅从6岁开始喝酒,每天喝一斤白酒,一次喝二、三斤白酒没有人见他喝醉过。他快六十岁时到常州去出差,厂家找了当地有名的喝酒高手陪他喝酒,结果是,三个人一个人钻到了桌子底下,另外两个人开溜!我到石家庄过年,母亲让我去给这位表舅拜年。一到他家就被按在饭桌前,桌上热气腾腾的涮锅我还没有看清都是什么菜,胸前的小碗里表妹给夹满了的羊肉也没有吃上一口,就已经被这位仁舅灌醉了。事后想想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:他用的酒杯和别人的一样,看上去杯子不大,上下一般粗的玻璃杯,一杯正好二两酒。都倒满酒,他先喝一口,然后看着你,等你喝一口,你刚喝了第一口,他马上就喝第二口,然后再看着你,等你喝第二口。就这样,三杯下肚,六两酒了,菜还没有吃上一口,人已经喝醉了。接连三年,我,我弟弟,我妹夫,三年灌醉三个人。程序都一样,先是喝醉,然后到厕所去吐上一阵,最后人他儿子用车送回家。据他说,有几年他家门上的对联写的是:“站着进去,爬着出来。横批是:不醉不回。”

其实,只要不是你敬我攀,一对一的喝酒,我还是敢喝和能喝一点酒的。有一次,到邢台一个部队报社去喝酒,我们这边是报社姚社长、我和司机,对方是五个人,而且党办行办主任都在场。但是他们的规矩是对等的喝酒,谁也不少喝,敬酒一定要陪酒,我看这样喝可以。结果,我们和他们喝了个平手,最后他们不再硬劝我们喝了。

有的场合,就需要你多喝酒,比如有一次,我的同学康喜成因为孩子考河北师大的艺术系特长生,在石家庄请老师的客。要了一桌子的酒菜,人家就是不怎么喝酒,气氛活跃不起来,怎么办?人家不喝,我们三个同学照样过关,带头喝,最后感动了对方:峰峰人喝酒就是实在,我们也喝!结果一场下来也喝了三瓶白酒。

因为喝酒,出洋相的“光荣”历史也层出不穷:一次到峰峰饭店,找我的同学喝酒,由于天气凉,喝的酒也凉,喝的也快,三个人喝了两瓶白酒。结果,回来时骑着自行车,在车子上就睡着了,一路上在马路上连着摔了好几次。在五矿喝酒,王荣做东,结果我把帽子丢了。在孙庄矿喝酒,也是骑着自行车回来,结果连人带车骑上了水渠旁的土埂上,车子后面的花盆也摔了下来。还有一次到矿上喝酒回来,人家开车要把我送到家,我到了新华书店门口,就要下车,因为我记得还有自行车在马路边。结果一下车,迎风一吹,骑上车子到家属院还狠狠地摔了一下,脸上和眼框被摔破。这一天是430 日,第二天是五一长假,正好在家中养伤,等上班时伤也基本上好多了。在报社,因为联系印刷业务,我和闫主任在矿务局喝酒,喝完酒走出来,我一低头眼镜正好掉在了痰盂里,她帮我捞出了眼镜并且洗干净……

      酒少喝一点是可以的,喝多了是纯害无益的,这个道理谁都明白。喝酒喝出意境,喝酒喝到好处,自己要想把握的好,的确不易!

 

2004221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